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汉唐古方剂调治顽疾像开锁 一拨就通
发布者:中华骨科治疗网     文章来源:原创   添加日期:2010-11-12 16:17:01
摘要:汉唐古方剂调治顽疾像开锁 一拨就通

汉唐古方剂调治顽疾像开锁 一拨就通

——北京曹峰祥谈汉唐古方临床应用

文/ 李 烈     摄影/ 孙贺田

\

    近期一些老年患者不断打来电话询问代谢病、老年病中医哪些方剂好?为什么汉唐时期的方剂副作用小,药方简单,哪里有古方治病专家等。经查询得知,北京的曹峰祥主任10年来,一直应用汉唐经典方为患者治病,患者反映良好。曹主任全天出诊,预约门诊采访。就诊咨询电话:    

    “唐以前古方剂药性真,一剂止腹泻”

    曹主任称自89年从医至今20年竟然没有摸到中医门径,自学习方药中教授中医“五运六气”学说讲义始得入门汉唐医学。

    汉唐时期医学名家虽多,但以张仲景和孙思邈最为卓著。汉代的张仲景被尊为“医圣”,是当时中医大家,唐以后再无他人。经方在汉代就已达到顶峰,中医对经方的评价非常高,张仲景的一本《伤寒论》,国内外至今竟有600多家注述。《伤寒论》成书于东汉,为汉前医方集成。其中含商代伊伊的“汤液经法”,说明汉以前中医理论已经相当成熟,其核心就是阴阳理论的三阴三阳辩证。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轰动朝野,遍传民间,在世约140岁(据《旧唐书》、《新唐书》认为孙思邈大约生于公元541年,卒于公元682年,终年141岁。)被尊为“药王”。一个多世纪的行医生涯,对中医发展与传播起了重要作用。

    汉唐时期用药最大的特点是药性真,药方依药而起名。《千金方》搜集了唐以前的重要方药而集大成。《神农本草经》对中药药性的记录与现在教科书《中药学》有很大区别,唐以前的药理药性全靠临床实践,靠人来检验最真实,且记载文字简练。唐以后文献中的有关记录推理的成分较多,宋以后对一些药性有了推测成分,出现了玄化倾向。
 
    孙思邈和张仲景的药方虽有区别,但理论都是阴阳辩证。中医理论有很多辩证方法,唐以前以子学、易学思想为主,唐以后儒学成分参入其中。张仲景直接把阴阳辩证运用到了《伤寒论》。孙思邈的阴阳辩证分五脏辩证,再细化。

    近期曾接诊一例顽固性腹泻的女性患者,60岁,一天连续十几次腹泻,人都起不来了,在军区总医院住了两周花了近两万,用抗生素输液一天十几瓶,越输越拉,止不住泻。来院诊治,辩证为“太阳病误治”,三付《伤寒论》太阳病篇的生姜泻心汤,一付药不到15元钱,当天晚上就止泻了,而且方中没有一味是止泻药。就是调人体的阴阳气机,也是汉唐古方的特点。从调理肠道功能入手,调拔肠胃气机为关键。

    近十年,中医界曾掀起一场“读古典文献”革命,如《伤寒论》中重阳气思想。运用于像股骨头坏死、强性脊柱炎等疾病,从太阴、少阴去把握,运用中医的开合枢理论进行治疗效果非常好。

    “古方调理代谢病像开锁,药到病除不伤胃”

    曹主任说,汉唐时期中药治病、调理功能就像一把钥匙,用药得当一下就能把病门打开,知其病者一剂即中。传统汉唐古方对阴阳辩证要求非常高且精准,与后世中医的辩证方法有所不同。《黄帝内经》指出,“察色按脉,先别阴阳”,辩阴阳是中医辩证中精髓,中医治病是信息的传递,不是药的堆积,有灵性一拨就通,尤其是对代谢性疾病、内分泌性疾病,像甲状腺病、痛风、糖尿病、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脂肪肝等疗效很好。

    甲状腺病西医属于内分泌性疾病,以甲亢和甲低为多见,甲低多由于甲状腺功能亢进后用药不当或甲状腺手术后引起,西医没有好的办法,有的甲状腺瘤手术切除后终生服药维持。中医看来,甲亢属阳气偏盛,甲低属阳气衰。甲低有湿化、寒化,浮肿、乏力、怕冷等表面症状,怎么办呢,助阳气。属汉唐医学中的太阴病,如果寒的历害,就属于太阳与太阴的一个合病,用什么方子,依据病人的体质,以麻黄汤合四逆汤、或真武加减运用,效果非常好。中医补阳气,扶正气,慢慢把阳气鼓动起来,服用一年左右中药,以后就基本不要服药了。

    古方剂好处是副作用小。经方配方简约,不乱用、杂用药物。唐以前方剂很大的特点是毒性药物非常少,所选药物多为《本草经》中上品药、中品药,非常安全。处处注意人体的胃气,保护胃肠粘膜,“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人体的胃气是后天之本,也是身体休养生息的关键所在,如果胃气伤了,营养品再多也无济于事。汉唐时期的每一个方子都不同程度顾及胃气。胃气若败,病更难治。有一个骨性关节炎患者,吃了药后烧心、瞒涨、打嗝,用古方剂不但把骨病治了,胃病也治了。

    痛风被认为是热性病,常用清湿类药物。病因是湿瘀,还是代谢问题,阳气不足是根本。以调阳气为主,原动力不足是病因,脂肪性肥胖、高血脂、高血糖,很多是痰湿性问题,加足阳气化湿气很快就能代谢正常。痛风还要注意一些表象湿热,配合才有效果。

    家住北京西什库患者张玉庆,男,54岁,右脚拇指红肿2月余,西医诊为痛风,来诊前曾服西药秋水仙碱,效果差。诊后以古方“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减调治,两周后红肿疼痛消失。临床表明,古方治痛风巩固效果好,无副作用。既护阳气,又考虑湿热互结。伴有局部畏寒的病人,再配古方治疗太阳病的葛根汤或麻杏石甘汤,散表寒郁热,几付汤药就能解决问题。

    “古方治老年病慎辩证,调补阳气清垃圾”

    老年性疾病主要有代谢病、心脑血管病、三高等。最大的病因是阳气不足,人过40阳气减弱,寒伤阳气使局部血管内沉积物不能清除。三阴三阳辩证一切顾及到阳气,时刻鼓舞阳气,用甘润的药而不用苦寒的黄连等药,以防折阳败中。《伤寒论》讲温阳气,阳气足了,如高血压、血管硬化等症也好了。要调补人体的阳气,但不能盲目,要辩三阳三阴,根据不同的层次调整。治病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要慎重选药、辩证。

    老年痴呆、脑功能性衰退、动脉硬化等病,归根到底还是阳气不足。老年痴呆用温阳的方法,用《伤寒论》太阳病的桂枝方加减,治疗效果很好,一到两个月,记忆力、表达能力有明显改善。年龄大的人肝肾功能不足,胃肠功能差,有些药会伤胃,有些药对肝肾功能有影响,怎么用药?若有损伤,还不如不治。脑供血不足、动脉硬化用葛根汤,一段时间用药后症状明显减轻,汉唐古方体系用药是借力用力来治病。多数“太阳、少阴合病”,通过温通心阳,培补肾元,开太阳,调少阴,可以收到非常好的效果。

    股骨头坏死患者赵新时,男,47岁,因长期服用激素引起双侧股骨头坏死,接诊时X光片显示右侧Ⅲ级坏死,左侧Ⅱ级坏死,行走困难,脊柱关节强直,转侧困难,长期服用止痛药物,胃痛,泛酸,烧心症状突出,在多家医院咨询均建议关节置换,因患者无法负担高额手术费用而求助中医。
    初诊,腰髋关节疼痛,身体怕冷,脉沉弦,舌暗苔白黄腻。胃不好,每天口服止痛片缓解疼痛,随身带几种治胃病的药。
    诊为“太阳、少阴”并病,属阳气大亏,寒湿阻闭经络所致,选用经方“麻黄汤”合“附子汤”加减,两周后复诊,疼痛已大为缓解,胃不痛了。半年胃肠功能已完全恢复正常,曾在广安门医院复查显示股骨头破坏有修复,且狭窄的关节间隙已打开。

    家住海淀区苏洲街患者陈光南,男,78岁,患阿尔茨海默氏症五年余,来诊时神识明显的痴呆,表情呆滞,几乎无法进行正常谈话,语言含混,走路不稳,头颅CT检查脑萎缩,脑电图呈慢波,畏寒,肢冷,便沥,脉沉,舌暗胖大齿痕,苔黄腻,依汉唐诊法诊为太阳少阴合病夹瘀,给经方“葛根汤合四逆汤”加减,两周后复诊,患者身体状况已大为改善。

    古方治病关键用信息调气机,源于阴阳变易之理

    中国文化讲阴阳变易之理,不懂阴阳就不懂中医。不理解中国传统文化,就不理解中医辩证。中医理论体系在汉唐时期的形成和成熟,源于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成熟。

    张仲景的《伤寒论》,从子学的角度研究中医,造诣颇深。像《千金方》中提到的大医,无所不通,在用药量、药味上都非常精。一个方子几乎把子学的理论都能囊括进去,用的是信息。高在懂人体阴阳气机与经络关系。讲天理,明阴阳,天人合一的整体辩证思想融入其中,唐以前的医方更朴素更接近本真。
 
    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王云,女,31岁,病程10年,来诊时颈椎几乎不能活动,上背部疼痛,长期服止痛药,风凉胃痛加重,诊为少阴寒化病。运用整体辩证,二病同治,“经方”汤药10剂,疼痛明显缓解,胃病症状完全消失,约二个月后复诊,颈部活动度已有改变,左右30度。

\
\
曹主任在出诊
 

相关文章

权威专家
雷文凡 主任
骨科中心主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