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扶正祛邪并用治疗肿瘤顽疾——陶广正教授专访(下)
发布者:中华骨科治疗网     文章来源:原创   添加日期:2010-11-12 16:15:35
摘要:——访北京特聘中医专家 中国中医科学院陶广正教授(下篇)

 

陶广正教授在为患者诊治
 
——访北京特聘中医专家 中国中医科学院陶广正教授(下篇)

 
\
陶广正教授在为患者诊治

 

    边陲生涯练就临床功底

    1967年6月,陶广正作为北京中医学院医疗队队长带领27名医疗队员远征大西北,为期三个月,目睹了大西北缺医少药的实际情况,因此1968年毕业后主动奔赴西北边陲新疆阿勒泰,在新疆工作了十年。从返京读研究生到留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工作,离开新疆近三十年了。新疆的各族朋友来北京看病或旅游、结婚,第一个要找的还是陶广正,或寻求帮助,或分享快乐。以至于1994年新疆阿勒泰卫生局特邀他作为中国中医专家医疗队副队长赴哈萨克斯坦国从事医疗工作一年。

    边陲的医学实践,使陶广正教授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既给自己的医疗生涯增添了许多光彩,也给自己教授学生增添了许多素材。在担任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所副所长期间,作为博士生导师,培养了多名硕士、博士,把自己的学术与临床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学生。

    “高山打鼓,名声在外”。他治疗疑难病的名气也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因为,来找他治病的人是越来越多,病是越来越难治。最难的是,肿瘤病人陆陆续续地找上了门!

    治愈脑胶质瘤,还少女青春快乐

    陶广正教授认为,肿瘤发病源于正气受伤,邪毒淤积体内而成。因此,治疗当扶正祛邪并用。至于扶正为主、祛邪为辅,还是祛邪为主、扶正为辅,还是扶正祛邪并重,要看病情、病程、病人正气状况进行辨证,区别对待。

    青岛某中学高二学生杨静宇,女,17岁。1993年2月20日求治于陶教授。

    患者突发眩晕,头痛半月余。青岛人民医院CT检查确诊为脑胶质瘤,建议到北京天坛医院手术。来京后几经周折托亲靠友方始住进天坛医院外科,寄希望手术根除之。

    开颅后发现瘤体枝蔓与正常脑组织胶结难分,无法摘除,只好重新缝合。面对这种结果,其父杨根,其母曹立卿哭得死去活来。杨根之父与陶广正教授之岳父为故交,经岳父介绍,杨、曹二人知道陶教授曾经治好过几例癌症,于是在绝望之中要求用中药治疗,其实在其心中亦寄希望于万一。陶广正尽管治愈过不少肿瘤患者,也未敢以治癌专家自居,但答应尽力一试。

    患者的症状是,其面色白,痛苦面容,语不接续,步履艰难,无人扶持则两三步必跌仆。眠食俱废,溲便皆赖人导扶。舌胖淡有齿痕,苔白腻,脉弦滑。

    陶广正教授诊断结果是:痰凝清窍,结为肿瘤,眩晕而痛。施以健脾除湿,消瘤止痛。给病人按照上述法则开了处方,另用抗癌Ⅱ号胶囊(陶广正经验方自制),每次2粒,每日两次,汤药送服。

    三个月后,奇迹出现在陶广正教授的眼前。原来路都走不稳,话语都不清楚,而现在语渐清,行渐稳,头晕头痛大减。家属和孩子都看到了希望,坚持半年治疗,小杨静宇行动自如,生活自理,头不痛不晕,语言清晰,竟然复学了。

    她一边上学,一边服药,读完高中。高中毕业停药,找到一份轻松的工作。后结婚,生子。现其子已上小学,而患者杨静宇仍非常健康。

    脑胶质瘤是世界肿瘤医学界的难题,除了手术治疗没有别的办法。陶广正教授敢于用中医药进行保守治疗,而且把病人给治愈了。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医学成就。但是陶广正教授很自谦:“我并非治疗癌症之专家,也不敢说每个病人都能治愈。但可以使癌症病人延长寿命、提高生活质量,帮助癌症手术后的病人尽快恢复体力、减少放化疗的副作用等却是可以办到的。”

    本来主治肝囊肿,乳腺增生也痊愈

    西医治病,中医治人。西医对症处理,重视局部;中医审视病机,注重整体。尤其是对于一个病人身上的众多疾病,陶广正常常跳出局部看整体,往往能抓住病人的本质,因此常常以“多病一方,异病同治”的思路,攻克疑难病症。下面这个病人,就是异病同治思想的最好写照。

    汪某,女,43岁,2005年10月体检发现肝囊肿及双侧乳腺增生,西医建议手术切除。患者心存恐惧,经友人介绍2006年2月16日找到了陶广正教授。

    B超显示肝右叶有3×5cm大小之囊肿。双乳多发乳腺增生,扪之较硬而能移动,边缘平滑齐整。身体疲倦,面色少华,性情急躁,月信愆期量少有血块色黑,腹痛腰酸。饮食眠睡尚可,溲赤便干,脉弦关滑,舌淡尖红苔薄白。

    陶教授认为这是典型的肝气抑郁,血脉凝滞。处方开得很平常:紫丹参、全当归、柴胡、赤白芍、王不留行、漏芦、川楝子、制香附、广郁金、桃仁、白僵蚕、片姜黄、蝉衣、元胡、熟军,先开了十剂,前后就复诊了2次,历时二月余B超示肝囊肿已消失,而乳腺增生也被治好了。真是意外收获!

    这个病人治疗效果出奇的好,令陶教授很感欣慰。他点评说:中年女性乳腺增生者很多,虽与内分泌有关,但病人肝气郁结气机不畅、升降失常、气滞血淤而痰凝则是常见的诱因,故以升降散调畅气机,使当升者升,当降者降。再以行气活血之品消其症结,则药力能更好地发挥,故疗效颇速。

    本来患者求治肝囊肿,但是治疗的结果是乳腺增生一起痊愈了。正符合中医学“异病同治”之至理,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原发性肝癌——“死马医成活马,活马医成跑马”

    最难治的肿瘤,莫过于肝癌。陶广正教授还就治愈过一例!

    张建华,男,27岁,江苏连云港人。1992年4月于连云港及南京确诊为原发性肝癌。同年5月初来京住进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因听说某病房某床肝癌患者未下手术台(死亡)而拒绝手术。1992年5月18日在北图善本室工作的表嫂将其带到陶广正办公室请求用中医药调治。患者新婚一年,妻子在侧凄怆无比,哽咽难言。 

    化验甲胎蛋白AFP强阳性,AFP定量180ug/L,SHCSP阳性,CT报告:肝右叶有3.5×5.1cm大小肿块,确诊为原发性肝癌。查患者面色略暗,精神尚可。自谓右胁内不适,时有痛感,但不重,能自行缓解。四肢疲惫,头晕不痛,眠差纳少,二便调,脉弦紧,左略细。舌暗紫,苔白根黄略厚腻。

    经过辨证,属于气血淤滞,聚结成症证。治法:疏肝解毒,化淤除症。还是老办法,中药汤剂加上抗癌Ⅰ号胶囊早晚2粒(此胶囊系陶老经验方自制)。

    四诊以后症情有好转,请示能否回原籍服药,陶广正同意回老家坚持服药。

    1993年5月,患者携妻带土仪来京致谢陶广正教授,说:“两次复查癌肿已消失,血液化验亦正常”。这个病人很费陶老心血,他此后随访坚持了十五年,病人仍健康生存。

    陶广正教授谈道:肝癌在诸癌症中属毒性最高者,无论原发、转移常有不及治而殁者。此例患者所以能痊愈而生存者,是个奇迹。

    癌症至今仍属世界性疑难病之首。我们祖先在两千五百年前就十分肯定地说:“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灵枢·九针十二原》)。这句朴素的极富哲理的语言是符合辩证法的。中医在几千年的医疗实践中总结出许多宝贵的经验,对疑难病症的治疗方法也十分丰富。虽然不能说中医治疗癌症有十分把握,但确实有很多高明的中医都有治愈过若干癌症的经验。陶广正就凭此例足以登古今名医殿堂!

    据介绍,陶广正教授还治疗过原国防科工委主任郑汉涛之晚期肺癌,某大医院断言他如不做手术只能存活半年,可陶广正用中药硬是使患者带瘤生活了近四年,尽管肺上的癌肿未能消掉,但用中药之后癌肿并没有继续增大和扩散。(文/辛勤   摄/贺田   时间:2010-10-07)
 

相关文章

权威专家
雷文凡 主任
骨科中心主任医师